如果洁身自好的琴声,可以催促旧木新

2017-03-23 15:47 来源: 作者: 浏览次数 218

张婷婷是北方人,于是她主持的岁末雅集上面出现了以下玩意:古装剧里才有的点心篮子,以及目瞪口呆的面点。南方孩子哪见过这样的排场?大家围住,观望,犹豫。

 

张婷婷是青羊琴馆馆长,我的古琴老师。她是完美的老师,我是半途而废的学生。她留了一篮鱼给我,说冻在冰箱,过年分食。我立刻回到了北风凛冽的陕西,那里有穿花棉袄吃馍过年的童年。

 

昨天的雅集名叫“且琴且饮似春归”,我起的名字,特意把“吟”换成了“饮”——无饮不欢不成曲,听完之后觉得古琴清风云淡,饮者自浊。之前也想过换成“瘾”字,后来觉得一个荒废琴业的人无脸成瘾。

 

8首曲目,有古琴、萧、二胡和人声。古琴和萧一起时,万念惧灰和死灰复燃交替袭来。人声和古琴一起时,我想起柏桦的《在清朝》:“饮酒落花/风和日丽”“哲学如雨/科学不能适应”。最后一曲合奏是《吐鲁番的葡萄熟了》,是这么无助,好像葡萄摘不到时的心情。

 

如果洁身自好的琴声,可以催促旧木新花;如果怀念风和日丽,可以渡这漫长冬夜;如果命运、前途,一切都是乱的;又何妨?

 

这个岁末雅集是春天的前传。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
©2013 by shimalu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