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2.22 舞动治疗

擅长相遇,感激分离,不把自我卡在身体里

我们要欢迎相聚,也要善于离开,这是很多人在222日这天晚上从集火空间得到的共同感受。

22日晚上,集火实验室和澄一心理工作室联合举办的“做自己身体的艺术家——身体表达艺术论坛”在集火空间举行,从年前到现在,大家终于撩开那个颇为陌生的舞动治疗的神秘面纱,在艺术家和心理学家的共同对话中,也和自己的身体进行了对话。

 

先是一场兹维卡·弗兰克与著名实验艺术家王承云和西南财大心理学教授孔勤的对话论坛。大家就身体语言、心理治愈、艺术表达疗愈的领域作了形象生动的探讨。

 

兹维卡·弗兰克先介绍了自己从事舞动治疗的经历,他在精神病院工作的经历让大家感觉非常惊奇。他认为自己像一个GPS,只是引导者而已,因为每个人的身体都是不同的。

 

王承云既是著名实验艺术家,也是电子科大教授,并创立了电子科学艺术研究中心。讲到了自己在艺术创作中的感受,他以前认为舞动治疗是一种对身体的宣泄,后来发现艺术创作本身就是情绪的宣泄。而这恰好是一切艺术治疗的立论基础。当然,在面临每个个体都极其复杂的问题时,心理治疗师本身也需要有一个非常强大的自我,才能处理别人的问题。

 

孔勤谈到了自己在高校教授心理学中的感受,推崇人本主义学派的她,也是参与式艺术治疗的专家,她还举了自己亲身参与的心理治愈项目的例子,其中包失独者群体和地震后受创群体。她发现,很多心理受创者是很容易通过身体语言进行情绪宣泄和倾诉的。

在论坛结束时,兹维卡·弗兰克还现场让在场所有人感受了一下舞动治疗的本质:他让大家先坐在位置上,在心里幻想自己站起来离开的动作,然后,他让大家真的起身离开,问,有多少人是按照刚才自己设想的那样站起来的,举手者寥寥无几。他说,这就是我们的身体和大脑的差距,你以为自己想的和做的是一致的,可并非如此,身体有自己的语言。

 

 

        随后,进入舞动治疗体验沙龙。

  

        兹维卡说,世界上有70亿独具特色的个体,即使不同的人之间有些某些相似之处,但是身体中一丁点的变化 都会改变我们对事物的看法,也会影响肢体的动作。

 

        于是,在兹维卡的音乐中,每个人都用舞蹈产生与身体的链接。

 

 

        

        无论是节奏舒缓的钢琴曲,还是节奏明快的说唱音乐,场地内没有一个人的动作是相同的。

 

        “让音乐来引导你的动作,而不是大脑来支配动作。尝试着去理解音乐的作者想要去表达什么样的情感,就像你看到一幅画,你想要去感受作家想要去表达的情感。”

 

        在兹维卡的引导下,那些身体僵硬动作拘束的参与者,也开始用完整连贯的动作去表达他们此时的感受。随着气氛慢慢升温,大家开始来到场地内,随意舞动,用尽场地内的每一寸空间,也用尽身体的每一个部分。

 

兹维卡·弗兰克说:舞动治疗是人生的一面镜子,放下过往的经历,放下过往的平衡。交换彼此的空间,去跟不同的人舞动,进入他们的节奏,亦或带着他走进自己的节奏。在这里,节奏是你表达出来的情绪,也是你此时此刻内心深处最为真实的情绪。可以失去与音乐的链接,但是不要失去与自己的链接。是你去体会音乐想表达的东西,不要让音乐去操纵你。

 

兹维卡一直在强调,他不是老师,他只是帮助你去真正的了解你自己,帮你找寻到一条直达你内心深处,去了解最真实的自我的道路,但是需要你自己去走完这条道路。舞动治疗实在聆听身体的声音,那些行为的根源,都是通过你的动作表达出来。

 

一个半小时的沙龙结束后,大家都满身大汗,都被自己的身体震惊到了。澄一心理工作室也表示,接下来,还会和集火实验室有更多的合作,可能不止是舞动治疗,还有更多的艺术表达疗愈和心理学领域论坛,希望能够给大家带来更多的惊喜。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
©2013 by shimalu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