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是普通的女性、母亲,像每一个骄傲或困惑于自我或孩子的人一样,各自经历着不同的成长和痛苦,然后在痛苦中自省。

但她们又不平凡,她们曾以大学教师、NGO工作者、媒体人等各种身份,在自然保护、教育实践、女性互助领域里,成为坚定的探索者和实践者,并且取得不凡的成果。

她们,一直在自省中前行。那是女性的力量,身心本原的力量。

12月9日,集火空间,我们将听到她们的分享,就像倾听我们自己的困惑、痛苦、自省,与前行的力量。

妇能量原力觉醒 :在自省中前行

郭轶:通过孩子看懂自己

 

媒体人

互联网互助平台“超级妈力”创始人

“超级妈力”互助计划发起人

 

 

“人最大的收获是认识到自己的角色。”

 

她曾经像所有其他媒体人一样,认为自己掌握武器,可以对付坏人,但有时也误伤好人。

 

2008年地震,她上一线报道,见了无数生死别离,但是觉得“骨子里仍然像以捕食悲伤为食物的狩猎者。”

 

但两年后,她做了母亲,一切变了。孩子两岁多时,她遇上了雅安地震,地动山摇时,她万分恐惧,她发现,自己变得怕死,因为有了孩子。她连报道风格都变了,在雅安地震现场,她回避了所有血腥。

 

后来,在很多工作场合,她开始建议为母亲们提供方便,比如加设哺乳室。然后在意外之中,她怀上 第二个孩子,更意外的是,丈夫和父亲都表示出:“为什么还要多一个孩子呢?”她第一次感到无助——她只是想成为母亲,竟然得不到支持。随后,她得到的力量,大部分来自于其他的女性朋友,尤其是母亲。

 

母亲支持母亲,让她看见了女性互助的力量,随后成立了“超级妈力”互助平台,母亲们在孩子的教育、医疗以及各种事情上都有互助计划,包括吐槽。

 

“我希望我们得到的每一个安慰都是有尊严的。”她说。

 

如果想对郭轶创立的“超级妈力”互助计划有更多了解,请关注其公众号ID:supermuma

 

黄膺:一只蜻蜓指引的路

 

艺能·四季自然艺术工作室创办人之一

自然保护NGO工作者

自然教育资深实践者

 

她始终钟情于那个蜻蜓的故事。

 

她自然保护NGO工作12年,孩子跟爷爷奶奶住市中心,每天出入各大商场。有一天,她和孩子在小区看见一只蜻蜓,孩子被蜻蜓之美打动,然后问哪里可以买到,并列举了她知道的所有商场,那是她认识的全世界。黄膺发现自己做了十几年自然保护,孩子却让她如此的惭愧。孩子,不过是遇上了无数城市孩子都有的“自然缺失症”。并且,她身边有越来越多这样的孩子和焦虑的家长。

 

她开始从事自然教育,不仅带孩子们看大自然的美,同样给他们感受大自然的真实。比如雨中登山。她也曾面临一个问题:孩子有时候通过想象力做出来的东西,比如用松针做了一把拇指大的小扫帚,这有什么用呢?

 

有用还是无用?这是教育的本质吗?不,教育的本质是唤醒。她说。

 

如果想对黄膺及其“艺能·四季自然艺术工作室”有更多了解,请关注其公众号ID:yinengbaobei

 

    殷荭:本真回归——一场在乡村的教育实验

 

英国AA School和多伦多大学(Toronto University)建筑学硕士

乡村教育的探索与实践者

原筑文化创始人

 

作为一个女硕士,女建筑师,她身上集中了这个时代对女性的最尖锐标签。

 

在大学的时候,她最喜欢听到的是老师说“你的设计一点都不像个女孩子。”

 

那时的她这样的建筑师,都怀揣着大师梦,想要征服世界。

 

2006年,她回国教书,两年后就是地震。地震那天,所有人都尖叫着往外跑,她惊然发现,人人都在逃离建筑。建筑师,此时可能成为杀手。

 

灾后,在一个中日合作的重建项目中,她第一次注意到中日建筑专业学生的区别:中国学生学习优秀,但在施工现场却茫然失措,而日本贵族大学的学生们,却拼命找事情做。她开始反思自己受了几十年的教育。

 

渐渐地,她发现,教育必须跨出去,跨学校、跨专业、跨行业、跨地区。她跨到了云南的乡村,在那里建图书馆,搞乡村教育实践。她深信费孝通的《乡土中国》,乡村才是中国的文化根基,必须从文化角度去看待人和人的关系,人和自然的关系。

 

如果想对殷荭创立的“原筑文化”及其未来规划有更多了解,请关注其公众号ID:yuanzhuwenhua

▵嘉宾对谈▵

 

 

王淩:

香港中文大学教师、译者、文化学者

任“全球华文青年文学奖”筹委及评审

“香港国际诗歌之夜”节目总监

译著包括《肖申克的救赎》及《巴黎小书舫》等

 

刘洋:

建筑师、集火社会实验室发起人

2014年 美国《快公司》杂志中文版“中国最具商业创意100人物”

 

王淩:讲两个故事谈教育,一,前不久收到一封邮件,一个成绩最好的学生,休学了,因为得了抑郁症;二,她曾经招生面试,来了一个退休工程师,想学翻译,只是因为喜欢,他们相信终生可以学习。教育最主要的,就是一定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刘洋:教育是个很复杂的事情,不是简单的教育和被教育。只有完成自我教育的过程,才算主动教育。另外,再回应一下黄膺关于自然教育的问题,自然有其残酷而真实的一面,应该正视并尊重自然的残酷,才能让孩子对自然保持真诚的敬畏。

 

主持人Judy问王淩:香港的应试教育和内地有何差异?

 

王淩:香港的教育更多元,而且无论什么专业都会上通识课,包括自然、人文、文化传承、艺术,这些能形成判断力和洞察力。另外,香港孩子具有强烈的制度意识和程序意识。

 

“女儿在美国读书”的观众向王淩提了关于殷荭的问题:殷老师他们这种公益实践怎么才能从容地持续下去?

 

王淩:香港NGO环境宽松,也成熟。不过近几年大陆也在变好,越来越多的企业会有做公益的想法和计划,应该多跟他们接触、交流,多借助平台交流、搭建联系,比如集火这样的平台。

 

刘洋:加个建议,中国的建筑师大都是乙方心态,我觉得应该更加主动、开放。

 

一个“没法安放自己”的观众:建筑师怎样安放自己的大师梦想?

 

殷荭:我去了英国AA school的时候,发现自己不需要做大师了,因为人生有无限可能。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
©2013 by shimalu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