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空间社会学的实践者。我们搭建的是一个平台,既实体又抽象,基于社区服务,和有趣的人、有创造热情的人,共享这个“成都最好玩的空间”。

这个空间有点拽,会玩你就来

2016.11.14

在成都这个地方,你绝对不止一次听说过“做社群”,“做平台”,“做空间”……但是好玩又不装逼,不容易。

 

在太升北路旁一条巷子里,一个400平米的仓库,被我们这群贪玩又过度较真的拖延症患者,怀揣对老建筑的敬畏,植入水果色阳光玻璃、自动天窗、中央升降舞台、回收包装板,用两年的时间,合成了成都独一无二的空间场景。

 

集火空间是“集火社会实验室”的一支小分队,创始人中有挑剔的前媒体主编、以天马行空著称的建筑设计师、科技发明人、学电影的策划人……以及一群不可描述的逗比。大家从一块木板,一扇玻璃开始,步步精心,设计着这个空间的未来。

 

到场的100多位宾客穿越成都各个领域,媒体人、作家、艺术家、诗人、NGO推动者、设计师、投资人……活动还没开始,已经引来街坊邻居驻足围观,窗户外贴满了好奇的脸,遗憾这次是我们的特邀嘉宾活动,没有招呼好邻居。

 

来自OR身体剧场的一群自由舞者,就地取材制造了一场即兴浸入式mini舞剧,在场的宾客冷不丁就被抓进舞台与他们共舞,以一场特别的仪式拉开了集火空间的开幕。

 

彝族盲人原创歌手俄木木果在成都本土的独立音乐圈是个非常独特的存在,充满彝人特有的诗意灵性和自由,即兴的民谣摇滚会即刻打破人们对“民族”和“民谣”的一贯刻板想象,彝族因为不只是“阿姐噜”,民谣更不是“董小姐”!

 

远远的阳光房的创始人宁远和俄木木果都是来自大凉山,为纪念科恩,即兴合作配乐朗诵,瞬间达成跨界艺术景观。

 

大卫是崔健演唱会上那个惹人瞩目的说唱歌手,他是历史学人、武术老师、诗人、导演,他讨厌混圈子,自称“北京艺术圈子外的自我放逐者”,偏偏崔健是他的头号粉丝。他的说唱充满诗意,自嘲、反讽和一针见血,让全场瞬间燃爆。

 

集火的舞台最终要让给有才情的非专业人群。老华侨翟先生的成都Rap《赶野猫》《街头号子》《高高山上一树槐》有着无可复制的乡愁和市井。

 

美国的Rusk博士说,新总统上台不敢乱来的,我们都盯着他呢。好吧,舞照跳酒照喝。他的爵士乐演唱有特别的沧桑感。

 

导演陈心忠表演的川剧《列宁在1919》创意无限。电视台主持人Pokey上场唱台湾民谣时基本已经喝晕了。大学老师徐哩噜温柔地朗诵自己充满中药味的诗歌《鸟的婚姻之道》、《日常与隐秘》。“媒食记”会长吴坚一直面带微笑心不在焉,他在等全程的灯光熄灭,等舞台升起,托住自己的女孩,他要给女孩一个惊喜,他要送戒指,他要在11.11虐待那些单身狗。现场是,女孩恐高,没有升舞台,但玫瑰戒指热吻,已经彻底改变了集火空间的调性。

 

升降舞台必须用,那是空间的杀手锏呀,于是集火实验室创始人翟頔、刘洋被冉冉升起,结果升得太高,恐高症复发的翟頔语无伦次一番,算是给大家一个糊涂的交代,刘洋则喝高了,该发言时假装接电话,演绎他一贯的反严肃性。

 

 

 

有嘉宾私下一脸茫然地问翟頔 :喔,你们是对艺术演出免费,对商业活动收费,对吗?翟頔说,也对社区活动免费。

 

未来,这里还将发生更多的惊喜:演讲、音乐会、戏剧、派对、展览,或者意料之外;空间的主角是活动发起人、是演出者、是实践者,是内容生产者也是故事本身。

 

而这个开幕派对,只是集火空间第一个野心勃勃又随心所欲的礼物。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
©2013 by shimalu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