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乡愁到乡建,路途遥远

2016-02-26 14:26 来源: 作者:集火实验室 浏览次数 532

 

 

 

l  长岭村的日常犹如库尔贝的油画

 

在太行山西麓,山西昔阳县东南方的一个小山沟里,有座古村落,座就在一条长长的黄土蛾眉大岭上,因而得名长岭村。这里不仅有保存完好的明清宅院群落,以不同于寻常中原四合院的陈家大院为主;还有曾经盛极一时的庙宇群落——保存完整的明代关武庙,山角的双井寺庙,南面的北庙等寺庙古迹群,每一片砖瓦都融历史、哲学、美学、力学于一体,显示出晋东农耕文化的独特魅力。村落在群山环抱下,呈现出安静而契阔的力量,即使村子人外迁不少,这里仍然吸引着来自各地寻幽探古的游客。

 

前两年,长岭村成为昔阳县第一个被列为国家级传统村落目录的古村落, 2016220日,“长岭古村保护与发展计划启动仪式”在长岭村开启,宣布了这个村子的保护工作正式开启,使长岭古村的修护发展成为了中国乡村建设领域的一个焦点事件,而这一切,都和长岭村人陈江峰有关。陈江峰在长岭村长大,后来成为一名建筑师,但内心的乡村情结却一直没有退散。2009年,他带领乡亲父老和专业团队进行了一系列的保护工作:集资修缮了破败不堪的关武庙,出版了《古村长岭》一书,又整修了村里的官坊。2014年,长岭村申报国家级传统古村落获得成功。随后,陈江峰牵头成立了长岭古村保护与发展委员会,我们集火社会实验室是委员会成员。

 

l  左起:长岭村村长,回乡青年建筑师陈江峰,集火社会实验室发起人刘洋

 

220日的启动仪式由陈江峰主持,当地领导、村民代表,以及集火实验室的发起人、建筑师刘洋陆续发言。事实上,集火社会实验室长期致力于城市更新和乡村建设,很早已介入了长岭村保护发展计划,集火实验室发起人刘洋和翟頔多次去到长岭,深度参与前期的调研与规划。

 

l   “长岭古村保护与发展计划启动仪式”嘉宾合影,右二为集火社会实验室发起人刘洋

 

l   集火社会实验室发起人刘洋

 

l  集火社会实验室团队部分成员,右起:发起人刘洋、翟頔,陈志春

 

l  集火社会实验室团队在现场工作

 

长岭村历史悠久,人才辈出,在晋中地区早有很多传说:长岭是“昔阳城出了东门第一村”,“村里出过国子监太学生”,“双井寺和尚念佛诵经又看病”,“静阳苇、冶头蒜、长岭闺女不用看”……这些传说无不彰显着长岭过去繁盛的文化,也隐含着这里历经过的战争、灾荒和运动等苦痛。这个村落最大的特点就是:即使在灾荒之年、运动时期,这座有名的古文化村也从没间断过传统节日文化活动。村里有组建百年的晋剧实号班,远近闻名,还有已经被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武术(俗称武故事)、霸王鞭、老迓鼓、元宵节社火等节目,逢节必演。

 

220日正值正月十三,在这天的活动上,武故事、霸王鞭、报官、舞龙灯、黄河阵等传统文化节目陆续上演,让在场参与者大饱眼福。为了让我们体验长岭人的生活,村民还在院子里架起锅灶,现场制作拉面,邀请大家大快朵颐。

 

这些活灵活现的传统活动与安静古朴的村落建筑,共同构成了长岭古村的人文内涵,交相辉映,动静皆宜,然而我们却任重而道远。长岭保护计划中首先启动的是基础设施的改造,包括厕所和排污系统的改造,垃圾处理等。

 

l  晋中特色非遗项目:霸王鞭

 

l  文字充满古韵的元宵节社火活动告示

 

长岭村所在的山西,传统村落分布广、种类多、保存完整,迄今为止,被国家公布的中国传统村落三批次中,山西共有129处,在全国名列前茅。近年来古村落保护成为一股热潮,其中出现了不少值得警惕的现象,比如:因为存量大,保护困难,总体上力不所及;由于居住、生产等功能演变至今,已不适应现有生活需要,很多地方民居被弃之不用,空心化现象严重;还有就是不接地气,在开发保护与居民需求不相符;而很多地方又太过于注重眼前利益,一旦无收益或见效慢,就搁置不前……

 

在城镇化浪潮中,如何在保护与发展中,找到恰当的契合点?如何在解决城市文明与乡愁中,寻求一种新的注脚?都是古村落保护与发展中亟待解决的问题。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
©2013 by shimalu 92